去上海旅行,站在黄浦江的渡轮上,我的内心与思绪,在那一刻,被这个城市的风情侵染得通透。

坐在城市观光车顶层的座位上,穿行在陆家嘴林立的“水泥森林”里,那些美得极致、也高得极致的大楼,一栋又一栋地从视线里移动着。

手扶外滩临江的栏杆,此岸,是上海最有魅力的贸易中心,有凛冽的现代气息。彼岸,是一座座异域风格的百年建筑,厚重、平和、安稳,有历史的温度和质感。此岸与彼岸,让人产生恍如隔世的错念,而不管是哪一世,都是风华绝世。

我原以为上海是嘈杂的,昼夜不分地熙熙攘攘着,可是,在亮了红灯过马路时,即便是有人如潮水的架势,但给人的感觉却也是十分安静的。上海,真像是一个经历过平湖烟雨,岁月山河的男人,一点都不功名、都不势力了,他的内心,有着隐秘的绚丽,这样的人生,亦是低调的奢华。

上海风情:穿金丝绒旗袍的精致妇人

上海风情:穿金丝绒旗袍的精致妇人

淮海路上,一家挨着一家的奢侈品店,光看价格,可真是奢侈,一个小小的钱包,就卖到大几千上万了。久负盛名的酒吧一条街,衡山路,单单光看夜晚的街容,大有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绚丽,而出入这里的人们,定是要把人生的欢喜、悲戚、薄凉尽情畅饮吧!

在永安商场的电梯里,遇见一个五十多岁,打扮精致的妇人,盘起的发髻,金丝绒旗袍、高跟鞋,黄金链子上镶嵌着温润的绿色翡翠,LV的手包。这让我想起了百年老上海。

一百年前,这里的街上到处充斥着电车“铛铛”的声音,黄包车上坐着衣着妖娆,头戴花朵的女子。这里,有着黑社会头号人物杜月笙,及他与戏曲皇后孟小冬的爱情。有才情与美貌兼具的陆小曼,她的风情、诱惑与颓废,是与这座城分不开的。

灯红酒绿里,也一度弥漫过周璇纯朴而甜美的歌声,“五月的风,吹在花上,朵朵的花儿吐露芬芳……”周璇也是一朵芬芳的花,凋零在人生风和日丽的五月,只因那人海沧桑,日月消长。还有多少这样的女子,在这十里洋场一朝梦里沉浮跌宕过。

坐公交车去郊区,看到站牌“静安寺”,心里便有隐隐的痛,张爱玲正是在这里,于千万人之中,于千万年之间,在时光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遇见许她现世安稳又负心背义的男子。从风华绝代的文坛奇才,到凄凉的晚景至老死他乡,人这一辈子啊,是怎样的“光怪陆离”!

上海,百年迤逦的繁华里,亦有苍凉与风尘。

Related Posts:

  • No 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