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轻轻转身,觅见的是你莞尔的一笑。隐隐绰绰的灯火,勾勒出你的轮廓,使你的笑靥愈加清晰。你手中的酒杯,还泛着泠泠的秋色。启唇,轻抿,皱眉,苦咽,展颜。你只斟一杯小酒,站在小小的屋檐下,听阶前雨哗哗地落下。

忽而,你看向了我。那一瞬,我的心仿若被定住,久久也移不开注视你的视线。你竟又出乎意料地走进了。我纳罕道:“你……”

倒是你,先打断了我的话,展颜一笑:“这大雨天的,怎么还站在雨里?”说着,便好心地招呼我至檐下。

“这……怎么好……”你笑而不语,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的脸,眼里流光溢彩,仿佛那里面种着一株七色花。

旗袍美女端着酒杯:启唇,轻抿,皱眉,苦咽,展颜

旗袍美女端着酒杯:启唇,轻抿,皱眉,苦咽,展颜

我也不再言其它,只是贴着冰冷的墙壁,看着雨从檐上低落至青石板上,聆听着雨点儿滴答作响的和谐旋律。心,渐渐地安静了,好似与夜市的喧嚣隔离。

我偷偷地侧向你的方向,见你只是目光悲戚地注视着地上的残雨。

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”你的话,轻柔地,却突兀地响起。

我彳亍了一下,便又回道:“微雨红尘,有佳人娉立其中。”

“呵呵!”见你终是露出了笑容,我心下释然。

“这衣服好看么?”你走进了些,语气里隐隐透着些笑意。

“好。”我只是说了一个字。

旗袍,你穿的是锦绣缀珠的旗袍,淡淡的粉色,就如同这雨的哀愁。

你的酒杯早已不知何处,而酒香却和着雨的咸涩味散漫在这个秋天的寒夜里。浅酌小酒,易伤人。

是谁伤了你?又是谁能把你枯萎的心唤醒?

旗袍的刺绣极其精湛,一针一线,锦绣绮丽。

你看出了我眼底探寻的目光,幽幽启唇:“这是千思锦。”

我的心,又一次颤栗。

千思锦。千般思念,万般年想,终究只是恍然若梦。

你是旗袍,旗袍是你。旗袍与你,一齐融入进了雨的哀曲里。

雨还在下……

Related Posts:

  • No Related Posts